路边野餐42分钟长镜头 路边野餐42分钟长镜头分析

时间:2021-06-24 19:24:59 作者:admin 71996
路边野餐42分钟长镜头 路边野餐42分钟长镜头分析

《路边野餐》这个电影到底讲了什么?

没有了音乐就退化耳朵

没有了戒律就灭掉烛火

像回到误解照相术的年代

你摄取我的灵魂

没有了剃刀就封锁语言

没有了心脏却多活了九年

——路边野餐

12年,毕赣求了姑父陈永忠,来给他演一部电影——《金刚经》。

陈觉得好笑,他不知道混过黑社会,进过监狱的他,还能参与拍摄电影,一种他极其陌生的艺术形式。

以至于毕赣给他看成片儿时,他睡着了。

此后毕赣大学毕业,干了一年婚庆。

15年《路边野餐》在瑞士上映,16年国内上映。

回顾14年想去矿井做爆破员的自己,毕赣也唏嘘不已。

“路边野餐”,取自塔可夫斯基的科幻小说《路边野餐》。因为“蹩脚诗”和长镜头,让这部电影很难懂。

我过去一直囿于电影想要表达的东西,我以为这是确定的,清晰的,存在的东西。

而且笃信真正认识一部作品需要契机,所以我在等。

但久寻无果,自然而然也就放弃了。

时至今日我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等到了,这样模糊的感觉像亚热带的风,像尖刀入水,又像人的固执的酶。

楼屋低矮潮湿,梦境现实交织,戒酒的意识里,三到十二摄氏。

《路边野餐》是意象很浓烈,代入感很强的一部。在关注电影的低投入,40分长镜头之后,国内的观众还会感慨:国产电影还可以这样拍。

对于一部时间线混乱的电影,现实的逻辑已经不再需要。每个人观影人都成了墨菲定律中的一种可能,必然的可能。那么以下我讲的,也只是一种可能。

陈和妻子是在舞厅里认识的,后来他们结婚在瀑布旁边的一座小房子里,瀑布的声音很大,他们只跳舞,不讲话,因为讲话也听不见。

妻子重病,陈问花和尚要了钱。花和尚先前混黑,得罪人儿子被杀。

他认为混社会,得罪人儿子被杀合情理,但儿子死之前被人砍掉手指,此后儿子经常托梦给他说自己想要快手表。

花和尚心里过不去,托陈砍掉了凶手的手。

陈入狱,妻子病死,母亲离世。这于他,是两次别离。

陈不忍再失去卫卫,从凯里去镇远找卫卫,手袋里有老医生托付送达的照片,磁带,还有一件花衬衫。

《路边野餐》在此真正开始,相遇在此开始,梦也在此开始。

途经荡麦,成年的卫卫,理发店的妻子,还有要去凯里的洋洋,这些都离陈的念想很近。

陈拉过理发店的“妻子”的手,手指放在手电筒上面,陈说:这就是看见海豚的感觉。

几人去听演唱会,陈终于给“妻子”唱了他在监狱里学的一首歌,唱完他已经流泪了。

梦境在此戛然而止,就像我们的梦境,总是在意犹未尽的时候被打断,总是在厌倦恐惧的时候醒不来。

至于影片其他的晦涩难懂的地方,例如多次出现的野人,陈和老歪其实是同一个人的两种状态,老医生是否就是陈的母亲,这些已经不重要了,这些只是一种可能,导演也只是在给你提示这一种可能。

“原来的归原来,往后的归往后”

在陈的梦中告别后,在陈的现实回忆后,就有了诗。

影片一开始讲到:诗人陈升著有诗集《路边野餐》。

整部电影即是在解读陈升的诗,他半生的诗,关于告别的诗。

无论毕赣的这道菜合不合你的胃口,看完电影,你也会经历一场梦境。

最后用一句诗结尾:宇宙来自于平衡,附近的星球来自于回声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